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统计资料 > 统计分析 > 文章正文

中山市投资与经济发展关系研究

  摘要:本文对中山市近二十年的投资和经济指标进行研究,对比我市四个五年计划的经济成果,从固定资产投资和支出法下国内生产总值情况,分析中山市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,比较我市投资效率。并就当前投资、经济现状,对未来发展提出相关建议。

  投资与经济发展存在必然的联系,两者相互制约,相互促进。经济发展为投资提供必要的资金支持,投资又为经济发展提供内在动力,投资对社会经济总产出存在乘数效应。投资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可从供给和需求两方面分析。从供给端看,无论是新建还是技术改造,投资的结果都是生产能力的扩大和生产效率的提高,表现为全社会生产能力的提高,势必会提高社会产品的供给,从而增加国民收入;从需求端看,新增投资会带来相关产品的需求,刺激相关产业的发展,如钢铁、水泥、大型机械设备等,而相关行业的快速发展带动上游产业,形成引致需求,此外项目建设需要大量的劳动力,对扩大就业十分有帮助。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适度的投资规模,投资规模过小,生产能力受限,造成产品短缺,难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需求;投资规模过大,又会使经济出现过热,造成部分产业畸形发展,甚至引发通货膨胀。

  受经济体制、市场环境、产业结构等因素影响,各地区投资与经济发展关系模式又不尽相同,对本地区投资与经济关系的研究很有必要。进入二十一世纪,特别是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以来,国内经济对外开放程度日益提高,经济增长的内在驱动因素也从“量”到“质”发生转变,作为以工业起步的沿海城市,近二十年中山经济发展既享受了对外贸易的红利,又经历了金融危机的严峻挑战,形成了有特色的经济结构,投资与经济增长关系有特殊的规律,梳理投资与经济发展关系对今后决策有重要意义。

  一、近二十年中山与全省固定资产投资与经济发展概况

  “十二五”收官之年,全省和中山的固定资产投资均迈上新台阶,助力地区经济持续增长。2015年,广东省固定资产投资首次突破三万亿元,达30031.20亿元,同比增长15.8%;中山市投资首次突破千亿元,达1055.41亿元,同比增长17.0%。同期,广东省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七万亿,达 72812.55亿元,增长8.0%;中山市国内生产总值突破三千亿,达3010.03亿元,增长8.4%。

  从各时期GDP和投资平均增长来看,中山市GDP各时期年平均增速均高于全省,其中,“十五”时期高出全省平均增速6.1个百分点,是近二十年来最高的时期;除“十一五”以外,其他三个阶段中山固定资产投资年平均增速均高于全省,其中,“九五”时期高出全省平均增速6.0个百分点,是近二十年来差距最大。

  表1.各时期广东省、中山市经济与投资年平均增速

  

  从固定资产投资额占GDP的比率看,近二十年广东省平均为32.7%,中山市为34.6%,两者较为接近。分时期看,“九五”期间,广东为31.5%,中山为27.2%; “十五”期间,广东为30.8%,中山为43.1%; “十一五”期间,广东省为32.0%,中山为33.1%; “十二五”期间,广东为36.3%,中山为35.0%。图1显示,中山投资与GDP的比率波动高于全省,特别是“十五”时期,后期逐步保持与全省相当的变动趋势。

  二、投资产业结构和经济结构关系

  经济结构的变化受需求变动、产业政策,国际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,但驱动经济产业变动的动力在于投资结构的转变。投资结构决定未来的产业结构、产品结构,调整优化投资结构对提高竞争能力、区域经济发展、促进产业转型升级具有重要作用。

  近二十年,中山的投资结构是基本以第三产业为主,第三产业投资比重年平均超60%。“九五”时期,中山固定资产投资中三次产业投资结构为0.69:39.53:59.78,第二产业投资比重从“九五”初期的36.4%升至49.32%,第三产业则从62.24%降至50.67%,同时期GDP的产业结构为8.74:50.40:40.86;“十五”时期,中山固定资产投资三次产业投资结构为 0.06:50.29:49.66,是二产比重最高的时期,也是中山“工业立市”、“工业强市”发展理念下的建设腾飞期,加强稳固中山经济基础,同时也预示该时期产业经济结构升级完成,同时期GDP的产业结构为4.69:58.70:36.61;“十一五”时期,中山投资中三次产业投资结构为0.06:37.54:62.40,第三产业投资逐步加大,形成绝对优势,同时期GDP的产业结构为2.97:58.83:38.20;“十二五”时期,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中三次产业投资结构为0.08:31.43:68.49,同时期GDP的产业结构为2.45:55.25:42.30,中山投资结构继续向三产倾斜,产业也以工业为主、三产赶超的产业经济结构的全面升级调整推进。

  通过对第二、三产业增加值和投资比重线性相关性测算发现,同期产业GDP与投资比重线性相关性较弱,而当期投资产业比重对后期产业GDP比重线性相关程度明显提高,之后逐步减弱。说明投资结构对后期经济结构的影响强于当期。

  三、投资效益与经济增长的关系

  投资效益是指投资所取得的能够满足社会需要的有用成果,即因投资行为带来的经济、社会效益的综合。评价投资效益要从投资的经济效益和投资的社会效益出发。一般而言,用投资效果系数、投资政府收入系数、投资企业收入系数三个指标来评价投资的经济效益。用投资就业系数、投资消费系数两个指标来评价投资的社会效益。

  (一)中山市固定资产投资经济效益。

  1.投资效果系数。反映报告期内固定资产投资每增加一个单位带来的GDP增加的数量,新增固定资产在当期并不能完全形成资本,固定资产投资并不能转化为GDP,该指标只能近似反映固定资产投资对经济增长拉动的变化趋势。

  中山固定资产投资效果系数“九五”时期为0.47,“十五”时期为 0.40,“十一五”时期为0.42,“十二五”时期为0.26。“十一五”以后总体上呈逐步降低的态势。按年度观察,2005年最高,达到0.57;2015年最低,仅为0.17,即投入1亿元固定资产投资仅新增国内生产总值0.17亿元,每亿元固定资产投资所带来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为最高年份2005年的29.8%。这表明,从总体上,中山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宏观效果在下降,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对GDP的贡献显著下降。这从另一角度说明,并不是投资越高产出的GDP就相应高,当投资达到一定规模时,对GDP增长的边际效益也会下降,过高的投资就会产生浪费,因此适度的投资规模就十分关键。从投资效果系数看,从纵向比较,中山投资效益是逐步递减的。

  与省平均水平比较看,“十二五”时期,中山投资效果系数高于全省的0.25,即中山每亿元投资增加2613万元GDP,比省平均水平高141万元;比珠三角平均低559万元,排在深圳、广州、东莞之后,分别低3584万元、854万元、500万元。2015年,每亿元投资增加GDP在珠三角中排深圳、东莞、广州、佛山之后。

  2.投资政府收入系数。反映一定时期内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增加的政府收入的指标。即报告期财政收入增加额比同期固定资产投资额的比率。

  从历史时期看,“九五”时期中山投资政府收入系数为0.024,“十五”时期为0.029,“十一五”时期为0.036,“十二五”时期为0.033。按年度观察,近二十年,2005年和2011年比较高,分别为0.061和 0.057;2004年和1996年比较低,分别为-0.007和0.002。

  横向比较看, “十二五”时期,中山投资政府收入系数低于全省的0.043和珠三角的0.040,即中山每亿元投资平均增加330万元财政收入,比全省低100万元,比珠三角低70万元。珠三角九市中以深圳最突出,“十二五”投资政府收入系数0.120,即深圳每亿元投资增加1200万元财政收入,是中山的3.6倍。

  3.投资企业收入系数。反映一定时期内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增加的工业企业利润。即报告期工业企业利润增加额比同期工业固定资产投资额的比率。

  近二十年,总体上中山投资企业收入系数呈先升后降趋势。“九五”时期为0.130,“十五”时期为0.140,“十一五”时期为0.370,“十二五”时期为0.048。“十二五”期间,年度系数分别为0.284、-0.111、0.002、0.148、-0.082。

  (二)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效益。

  投资社会效益,是指投资项目的建设和运行对社会发展、资源、生态、环境、就业、分配等方面带来的影响。一般通过计算投资就业系数和投资社会消费系数,来衡量投资的社会效益。

  1.投资就业系数。反映一定时期内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增加的就业人数。即报告期就业人数增加额比同期固定资产投资额的比率。

  从历史时期看,“九五”时期中山投资就业系数为0.089,“十五”时期为0.048,“十一五”时期为0.008,“十二五”时期投资就业系数为0.001,总体上呈降低趋势。即每亿元投资新增就业人数由"九五"时期的890人降低为“十二五”的10人。投资就业系数的下降,一方面有劳动生产率提高的因素,但与周边城市比较,我市投资就业系数仍偏低。

  2.投资消费系数。反映一定时期内单位固定资产投资对社会消费的推动作用。即报告期社会消费增加额比同期固定资产投资额的比率。投资消费系数越高, 投资对社会消费的促进和带动作用就越大。

  从历史时期看,“九五”时期中山投资消费系数为0.175,“十五”时期为 0.103,“十一五”时期为0.157,“十二五”时期为0.096。“九五”时期最高,“十二五”最低。按年度观察,近二十年,1996年和2008年较高,分别为0.234和0.186;2012年和2013年比较低,分别为0.060和0.084,整体逐步下降态势。

  横向比较, “十二五”时期,中山投资消费系数低于全省的0.125,即中山每亿元投资平均增加957万元的社会消费,比全省低293万元。中山投资消费系数比珠三角低0.032,比深圳低0.073,比广州低0.068,比东莞低0.061,即中山每亿元固定资产投资新增社会消费957万元,而新增的社会消费比珠三角低323万元,比深圳低728万元,比广州低675万元,比东莞低609万元。2015年,我市投资消费系数在珠三角中比东莞、广州、佛山低0.054、0.053、0.002。

  四、我市固定资产投资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建议

  综合以上分析,固定资产投资拉动经济增长,扩大就业,促进消费具有显著作用。但从我市投资效果评价指标的趋势看,存在以下几个问题:一是投资的边际效应呈下降趋势,增长出现“瓶颈”;二是与周边发达城市相比,投资效益仍然偏低;三是产业结构仍有较大调整空间,近年来我市先进制造业、装备制造业、高技术制造业投资虽然增势良好,但在全市所占份额仍比较低。

  针对以上问题,对未来我市投资发展提出如下建议:

  (一)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,广泛吸引社会资本。

  投资环境决定了地区招商引资能力的大小,是影响投资效率的重要因素。改善投资环境要从两方面入手。一是深化改革,转变政府职能,进一步简政放权,提高审批效率,提升政府服务质量;二是发挥政策导向作用,积极引导民间投资增长。改善投融资渠道和方式,吸引国内外资金,对于一些关乎国计民生的投资项目,要加大帮扶力度,在资金等方面给予支持。

  (二)以调投资结构为抓手,加快产业转型升级。

  我市制造业转型升级还有较大提升空间,传统制造业有明显竞争优势, 结构调整的目的是使制造业升级。同时, 应推动第三产业与工业的结合,特别是电子商务的应用。提高服务业的贸易水平,通过效率的持续改进来提升现代服务业的比重和扩大服务的规模,特别是要打破垄断、降低现代服务业的准入门槛,并使其与高水平的现代制造业相结合,以效率持续提高推动结构调整。

  加大技术改造投资力度。产业转业升级离不开技术改造投入,通过加大工业技术改造投资,提升存量、优化投资结构,促进工业转型,利用高新技术和先进适用技术改造提升传统产业,促进新兴产业的发展,推进产业结构的全面调整;加大技术改造投资对优势产业的支持力度,提高自主创新能力,加快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;通过节能减排、增加品种、改进工艺等技改来提高企业的内在发展动力。

  (三)进一步发挥基础设施投资的带动作用。以改善民生、保障城市安全为导向,重点加强城市道路交通基础设施建设,城市管网建设和改造以及城市互联互通建设,在稳定传统基础设施建设的同时,拓展新的基础设施投资领域,努力保持基础设施投资持续稳定增长。

  (四)加强投资监测和管理。关注投资规模的同时要密切关注投资结构和投资效益,加强监管与分析,避免出现过度超前或低水平重复建设,确保我市投资平稳、健康发展。

  

附件下载: